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阎王不高兴/黑白无常】cp相性一百问(上)

流水的cp铁打的一百问xxx开学前一边补作业一边摸鱼玩,巨型ooc注意

1.请问您的名字?
黑:……
白:真是无聊的问卷啊。
黑:说起来,我觉得名字对我们俩意义不大。
宋:例行公事,七爷八爷配合一下嘛。
白:谢必安。
黑:范无救。
2.年龄是?
白:几千岁吧,大概还没有上万。
宋:大概?
黑:只能这么说了。
宋:说到这个,我记得七爷比八爷大呀。
黑:生前比我稍微大几个月而已。
白:那你倒是叫哥哥啊。
黑:我比你死得早,论鬼生我还比你大。
白:几个时辰的事你也好意思说?
黑:几千岁的鬼了,几个月的事你也好意思说?
3.性别是?
白:男。
黑:嗯。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黑:忠心耿耿,认真严肃的那种吧。才不是情商低。
白:我们的性格?一个白的一个黑的。
宋:哈哈这个……但就南天门老黑和李元帅的那段戏来看,其实我觉得八爷你切开来也很黑。
白:要是真傻甜白他也过不到现在。
宋:别光说老黑呀,七爷?
白:我?八面玲珑,算比较圆滑型的吧 。
5对方的性格?
白:耿直又丝毫不会考虑别人感受的木头脑袋。
黑:看上去狡猾实际蠢得要命的长舌头。
宋:喂……你们认真的吗?
白:长舌头?看,一点儿都没有顾及我的心情吧?
黑:你什么都不解释就回去养老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了?
白:我是不得已。
黑:……跳下一条吧。
宋:呃……
白:跳。
宋:你们先整理一下情绪?
白:没事,要和这木头计较,我天天岂不是都要被气活过来。
黑:对不起。
白:……
黑:但……我只是希望下回我能与你一起承担而已。
白:……抱歉,我承认刚才太激动了,很多事我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黑:你从来都不必与我道歉。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黑:军营里,都刚刚弱冠。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白:不清楚,时间隔得太长了,总之就是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呢。
黑:不生气了?
白:我说过我没生气。
宋:汪?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黑:这叫人怎么说?和老白认识几千年了,难道说是因为他哪一点特别好才喜欢他吗?
白:我就当成你在说,我从头到脚你都喜欢吧。
宋:老黑你不要装作喝茶的样子!我知道你脸红了!
白:……(笑)
宋:七爷您呢?
白:我的答案和他一样。但硬要说的话……我喜欢这个榆木脑袋的耿直。
9.讨厌对方哪一点?
白:太耿直。
黑:我也讨厌你的耿直。有的东西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自己抗下呢。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白: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的选吗?
黑:如果不是,那就不会来这里了。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宋:我知道,老黑老白对吧。有没有什么其他称呼呢?
白:偶尔也会喊喊名字吧。
宋: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什么私♂密的称呼?
黑:既然是私密就更不能说啊。
白:你想听什么?
宋:哇七爷我错了你别盯着我笑了……七爷你气场真的很吓人啊……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白:就这样,挺好的。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黑:狐狸?
白:某种大型犬吧。
黑:不能来点狼啊狮子啊之类的吗?
白:明白了,哈奇士最像你。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黑:送块好砚台吧。我看他书房里的那块已经好长时间了,有个角都磕掉了,他用着也不太称意的样子。
白:说起来……我有把小叶檀的梳子,一直想送给你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不如趁此送了罢。
宋:吻头发什么的……这是问卷现场啊,八爷你也太犯规了?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黑:最重要的是心意吧?
白:这个木头知道送我礼物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黑:喂!当初红豆玉佩相思结什么的,该送的我也一样没少吧?
白:(笑)知道了。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白:我觉得上面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
黑:是的。
17.您的毛病是?
黑:有的时候确实太冲动了,说话做事可能有些伤人。
白:有些?
黑:抱歉,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白:你那么紧张干嘛,我是那么小气的人?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当时确实也很生气,所以……我承认我也没有考虑周全。
18.对方的毛病是?
白:之前根本就不信我。
黑:自以为是,不管什么都没有准备和我说。
宋:那也都是以前吧,毕竟当时还有确定心意,也算情有可原?
白:希望是这样。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宋:……我怎么觉得这个问卷老是重复?不如两位以下几问都稍微聊一点轻松的话题?
白:不快的话……每次和他喝酒的时候我都灌不醉他啊。
黑:这么想灌醉我是想做什么坏事?
白:(笑)酒后吐真言呐,看看你心里都有什么人。
黑:不必,一颗真心都在这里,不管什么时候,你随意来取。
宋:yooooo......八爷你呢?
黑:那回一下车就看见他和老大王在草地上不可描述?虽然知道是剧情需要,但总觉得……
白:那下回我们也找个机会,给老大王和大王来一段这个?
黑:这种事情就不要了!
20.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黑:有一次和他躺在床上聊天,他说了一句“自是休文,不干风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回了一句“地府里本来就看不见月亮”……差点被他一脚踹下床。
白:足见我的好涵养。
宋:倒不是不解风情,其实是书读得少吧?
黑:说了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白:他最近好像一看到我和老大王在一起就非常不满。
黑:不隔应是不可能的吧。
21.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白:我们有过约会这种事吗?
黑:如果是指那种约好了见面一起出去吃饭之类的……我觉得我们几千年一直在做这种事。
宋:要不来说说两位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约会?
黑:正儿八经第一次约会的话……是一家无名酒馆?
23.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黑:微妙。
白:诡异。
黑:毕竟两个人才确定关系,一时适应不了这个身份。
白:一言不发喝闷酒,别人看来还以为这两人血海深仇呢。
24.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白:(白眼)当晚就爬上我的床了。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黑:……有吗?
白:……如果我那里也能算是约会地点的话。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白:怎么不问问我们忌日呢。
黑:对鬼而言忌日可比生日有意义多了。
宋:……跳。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黑:我。
宋:啊?我以为会是七爷的。
黑:等他的话,窗户纸再过几千年也捅不破。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白:……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却不知道有多喜欢。
黑:他尚且如此说,那我就更不敢回答什么了。
29.那么,是爱吗?
白:我不知道。
宋:这个回答有点儿意外啊。
白:时间太长了,我怕我把执念当作深情。
黑:你还是解不开心结?
白:身在此中的人不是你。
黑:看着我的眼睛。
白:……嗯?
黑:(压低声音)我爱你。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黑:刚才那样的话就让我很没辙。
白:抱歉,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只是……
黑:我说过,你从来都不必与我道歉。
白:你一本正经地说这种酸溜溜的情话,也实在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啊。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白:找他确认。
宋:这么直白?
黑:君子坦荡荡。
32.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黑:如果不爱了话……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了吧?
白:何苦把一个对自己已经没感觉的人吊在身边呢,分手吧。
宋:如果对方还喜欢着您呢?还会考虑吗?
白:不会,我的自尊心也不允许这样。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黑:……我觉得是出事了。
白:我不可能再迟到一次的。
宋:这个问题,抱歉,两位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跳过。
黑:没关系的。
白:当年若是我能早半个时辰到那儿,你也不至于……
黑:那件事无论如何都怪不到你头上。
白:总归是我欠你的。
黑:要是这样算来,我欠你的就该数也数不清了。别说这个了吧,再偏题主持人该哭了。
白:嗯。
35.对方性感的表情?
白:对我挑眉笑的时候。
黑:喝到三分醉时,抬眼看我的那种神情。
宋:老黑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啊。
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得那么详细啊?每次他微醺的时候,那双眼睛就自带似笑非笑的挑逗意味。
白:有吗?
宋:耳根红了哦,七爷。
36.您认为您的情敌是?
白:无常殿里喜欢老黑的小姑娘可是一抓一大把。
黑:老大王。
白:说得你和小罗那些破事儿好像还少一样。
宋: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37.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您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白:那种鼻尖相触、呼吸交融在一起的感觉。
黑:他把头埋在我颈窝处的时候,头发像丝缎一样蹭着皮肤的触感。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白:冬天的午后,找个特别适合晒太阳的地方,一起看看书下下棋。
宋:两位似乎都特别喜欢这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呢。
黑:毕竟和他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
39.曾经吵架么?
白:经常。
宋:……我懂我懂,跳。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黑:看,上回他留给我的刀疤。
白:你先动手的。
黑:不是你先跳出来说要教训我这个木头脑袋的吗?
白:我一开始都没用刀锋,是你上来一脚,都快踹出内伤了,嗯?
41.之后如何和好?
黑:你们不是知道的吗。
白:没错,就是之后隔了很长时间没见面,一见面先被他揪着领子大吵一架——然后就好上了。
宋:我觉得两位当时的气氛,不算是吵架啊。
白:也对,他单方面地找事情而已。
黑:你一声不吭就和老大王回去养老了,考虑过我是什么心情吗?
宋:其实七爷听到老黑当时对你说的那些话,挺开心的吧。
白:确实有一点出乎意料的感动——尽管那些话直白得让我有种“他是故意来戳人痛处的吧”的错觉。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白:原来我们还有转世吗,老黑?
黑:鬼差能有转世的少之又少。大多死于非命,怕是要直接魂飞魄散。
宋:就当假设一下嘛。
白: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之前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下辈子,千万连遇不要遇见他,太痛苦了。
黑:啊。
白:但好不容易确定关系以后,我也想过,如果这样的话,下辈子还在一起倒也不错。不管人鬼神魔,在这方面都是贪心的吧?
黑:转世以后还是再当一次恋人吧。
白:嗯?
黑:毕竟有的东西这辈子我都还不清了,只求下辈子能补上一点儿。
白:别,你当初自己说的,我一厢情愿,与你无关。
黑:我……
白:(笑)
宋:天呐我的眼睛……提到这些,情债哪能说清就清呢,我应该先祝二位长久才是。
白:承您吉言。
43.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黑:相对凝视的时候。
白:有时候早上起来他给我束发的时候。
44.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白:这么多年来都选择了和他踏上同一条路。勉强算是吧。
黑:努力想成为一个和他并肩而立的人。
白:我可担不起这话,范府尹。
黑:你这张嘴,有时候还真是……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黑:……(摊手)
宋:你们这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天生一对了,真的。
白: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可能都是嘴太快,没办法。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黑:真苦恼啊……花?
白:把范围扩大一点……比如扩大到植物?
宋:可以。
黑:那样的话……竹子吧。竹生空野外,遇风则低,遇雪则弯,然而不管千磨万击,终年长青,丝毫不改其品性高洁。
白:……多谢。老黑的话,我怎么着都得比喻成松柏了吧。
宋:寒暑不能移,岁月不能败啊。很适合呢。
47.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黑:太多了。
白:以后我尽量?毕竟有的东西实在让我为难。
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你觉得伤心失意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分担。
白:(轻声)嗯。
48.您的自卑感来自?
白:……不管怎么想,总归有点儿一生襟抱未曾开的愤懑吧。
黑:当初有那么多我不曾知道的事,等知道的时候却已经无能为力了。
49.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黑:没有刻意瞒着。
白:我觉得他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白:我不确定。
黑:毕竟比起凡人来说,我们的生命未免太漫长了。
宋:那二位有信心吗?
白:(笑)怎么办,我想说没信心。
黑:“永久”这种词,太不实际了。何谓永久?这一辈子吗?那魂飞魄散以后呢?人都已经没了,所谓的“爱”还能说是存在的吗?
白:就算能有下辈子,只怕遇到的也已经不是这个人了吧?凡人许愿时动不动喜欢带上几辈子一起许下,殊不知,这一世越是爱得死去活来,缘分耗得越快,等下辈子再面的时候,就已经是匆匆过客了。
黑:能再见面的就算是有缘了,不知道多少人下辈子连一擦身的缘分都没有。
宋:你们这不是打42问的脸吗。
黑:那是想不想,这是能不能。
宋:有生生世世都在一起的人吗?
黑:有。天赐婚缘的人,彼此之间还也还不清的情债,一世还不清,两世还不清,所以生生世世都纠缠在一起。
白:我刚才还没听出来,原来你这是在求天赐婚缘啊老黑?
黑:(笑)偶尔痴心妄想一下。
白:天命这种东西……说句大不敬的话,你信吗?在地府勾魂当差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见过多少不信天命也改了天命的人了?
黑:所以说谁在乎那些永久不永久呢?与其纠结虚无缥缈的百年后千年后,不如抓紧现在能握住的东西。
白:万事皆逐东流去啊。
黑:心悦你。
白:我亦是。

tbc.

*20.自是休文,多情多感,不干风月。( 蔡申《柳梢青》 )
休文:南朝沈约字休文。沈约因仕途不得志而精神抑郁,形体消瘦。
说起来老白其实是那种“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平时也不肯轻易和人说这些废话,好不容易掏心掏肺含蓄地抱怨了两句,结果……
*29.这个是彻彻底底的私设了吧……老白就是苦巴巴暗恋了太久,忽然就在一起了,反而开始不相信自己的感情了,;另一方面还有他不太好说出口的一点= =其实他也不太相信老黑的感情。所以老黑就开始表明自己心意了……毕竟美人心难追啊(。
*46.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刘孝先《竹》)
老黑其实是有点回答上文老白的抱怨的意思x你觉得无人赏高洁啊,那么这些话我先对你说了,所以你心里苦我是知道的,你的美好品德我也是知道的,总有一天大王会发现你的忠心的……xxx顺便证明自己也是读过书的人(划掉)
寒暑不能移,岁月不能败者,惟松柏为然。(苏辙《服茯苓赋叙》)
*48.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崔珏《哭李商隐 其二》 )
*50.昔时流水至今流,万事皆逐东流去。(岑参《敷水歌,送窦渐入京》)
珍惜时间,及时行乐(大雾x

评论(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