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阎王不高兴/黑白无常】《绸缪》

段子。ooc注意。

绸缪
这是他的不是了。
范无救明明是知道那人最不喜欢被人谈论舌头,可乍一听“食蚁兽”这词时他还是一个没憋住,“噗嗤”笑出了声。
声音很轻,但足够谢必安听到了。
捏着着酒杯的手猛然用力,范无救心道不好,刚准备说什么,却听见砰地一声,竟是那人直接摔了杯子拂袖而去。
本来就是几个差不多一起进地府的小鬼差私底下里约着喝酒玩乐,谢必安闹了这么一出,其他几人也顿觉无趣,嘟囔着散了散了,便真这么散了。
谢必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发那么大火。那时刚进地府,再怎么年轻气盛,以谢必安的性子,也断不会做出如此让别人和自己都下不了台的事。
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
范无救那声笑越想越刺耳,只让人恨不得抬手泼他一脸酒才解气。
他本来就生得一副好皮相,如今因为这条舌头猛的成了他人调笑的对象,连带着仕途一并受阻,其中委屈心酸,说没有,连他自己都骗不过。
更何况……旁人再怎么说也就罢了,唯独他……
范无救也是被那一摔摔懵了。
那天一起喝酒的其他人,谢必安又都重新登门道歉,偏偏对他,不见还好,见面便是“哼”一声甩袖子走人,连句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两人一起这么多年,彼此的性子都了解,谢必安一朝抽了不知什么风,却苦了范无救。
“近来你可有什么心事?”
“大王圣明。”
“……有话直说。”
“属下斗胆,谢必安的舌头,究竟是为什么?”
“他特意求我务必瞒着你的。”
“以我和谢必安情谊之深厚,总归是要知道的。”
“那你可知是吊死鬼才拖着条长舌头?”
“属下初入地府月余,诸多事务不熟,还请大王明说。”
“谢必安可一直说他是被人埋伏战死的?你当真信?
“属下……”
“是你那日死后,谢必安自己跟着你来了。”
范无救也不知道那日是怎样走出阎王殿的。只觉得“轰”的一声心中炸得一片狼藉,三魂六魄丢了一半,悠悠随风飘荡,自己先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再回过神来已经走到谢必安的宅邸外。范无救一抬头望见那人在练剑,剑势乍一看内敛温吞,实则暗含锋芒,相比较范无救又是另一种风姿。天上挂着几个星子,光线昏暗,范无救隔了一片竹子看过去,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黑色剪影,亦是说不出来的好看。
他忽然就莫名其妙地想起来一句诗。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长剑入鞘,谢必安抬头定定望向范无救,半边脸被修竹掩映,一双眼睛却分外清亮。
此情此景可入画。

这是他的不是了。
追忆往事固然不算一个坏习惯,却实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身下人似乎不满他的走神,难耐地扭了扭腰身,含混问道:
“在想什么?”
这动作却是撩人而不自知。他眸光幽深上几分,猛地一个挺身,满意地听到谢必安情难自禁的一声喘息。
“想起你我一点陈年旧事罢了。还有……”范无救伸手抬起人下颌,拇指轻轻摩挲过那人上唇,“心悦你,一直都是。”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