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知乎体/黑白】喜欢的人是个木鱼脑袋是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黑白】喜欢的人是个木鱼脑袋是怎样的体验?

世事无常     【不过一片落叶向秋风。】

谢邀。
这个问题我想我大概也有资格勉强一答,权当讲个故事好了。

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几千年,上辈子为他死,这辈子为他活,有时候想起来自己也都发笑。
生前和他从小是结义兄弟,一起在军营谋口饭吃。那年夏天藩王作乱,起兵谋反。打到最后,我领了军令,绕到城旁郊野带二百骑兵从侧翼包抄,午时三刻与他汇合,准备将乱军残余一网打尽。军里出了细作,我又仗着乱军是大势已去,却忘了穷寇莫追的道理。行至树林,里面是早就埋好的绊马索和两边的弓箭手。正巧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一片混沌,刀剑相交,箭矢比雨还密,湿漉漉溅在脸的上不知是谁的血。
夏天雷阵雨说快也快,一阵劈头盖脸砸下来以后就渐渐小了,等我带着剩下不过几十部下出了林子的时候雨虽还在下,天却已经渐渐放晴了。我不敢想,什么都不敢想,一路赶到南台桥下却还是迟了。
万箭穿心,死不瞑目,都是我的错。一碗残茶,彻夜把余生想罢,实在索然无味,不如一根白绫,黄泉路上倒也不寂寞。
本以为就此喝了那碗孟婆汤,各自投胎转世,互不相欠也再无牵挂。却还是命数不对,阴阳差错成了黑白无常,朝夕相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一场前程旧梦,我却忘不掉。
日日拖着个吊死鬼的长舌头,何尝不知道人后他们怎么喊我。生前事,总归还是不甘心,又如何,不过午夜梦回一声长叹。
相貌不端自然得不到重用,日日卷轴书堆里管内务,倒是看着他,一步一步往上升,到最后军令在手,平生志也能报得七八分。无妨,我告诉自己,这是你自己选的路。若是能同他比肩,如何我都认了,如何我都不该有怨言。
木头,那人真是木头。换作旁人,几千年,都也已经看出来了。他倒一身正气浩然,反把我那点心思衬得好像见不得光了,藏了几千年都不敢说出。有口难言,有的东西一埋就埋了那么长时间,到最后我自己都认不出来。认不出来也罢,几千年谁在乎那些呢,日子水一样流,没有尽头。
但哪怕地府里的日子都不太平,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最后真亦假,假亦真。昔日南天门下,西方,天庭,地府,凡间,谁都不能独善其身,不得已兵戎相见。却是我再怎么演戏,总有的话是真的。
他说的对,大王对他恩情那般重,自然比不得我,空陪了他两辈子,最后换得一句一厢情愿。
我说过,我不怨。也不过算是替他受了一回当年万箭穿心之痛。
这辈子我依旧喜欢他,只是如果哪一天我死了,魂飞魄散也好,重入轮回也罢,只求不再见他,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抱歉,邀请我回答的各位大概要失望了,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好玩。
以上。

【评论】
xxx:不知道该怎么说……
xxx:这已经不是木鱼脑袋了,这是根本就不喜欢啊。恕我直言,说到底也是答主太不自重?
xxx:真的,何苦呢。
…… ……
无可赦:……抱歉。
…… ……
世事无常 回复 无可赦:是你?不需要,我的错。
…… ……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