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偏黑暗系30题/普奥】29.无法逃脱的无尽的轮回

我发现这个三十题跟医院有缘极了......每一篇都是一手戳着针打着点滴另一只手这么打出来的啊x
大概是NPC普x玩家奥咳咳……

罗德里赫皱了皱眉。
又到这里了。
光线昏暗,说不出来的阴森,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腐败的气息。老旧的木头墙壁和地板被常年的浓重雾气怀抱,呈现出一种湿漉漉的黑色。看不见的地方传来细微又刚好能让人注意到的吱吱声。似乎是老鼠,可却有节奏地让人毫不怀疑地认为那是其他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窗户被横七竖八的木条堵死了,只有几缕鬼火一样绿不绿蓝不蓝的光从缝隙间漏出。正前方有扇木门,应该是被人从外面锁死了。
罗德里赫从蹭了灰的外套里摸出一盒火柴,火光次啦一声亮起,借着哆哆嗦嗦的橙红火焰可以看清身旁桌子上锈了的油灯。他犹豫了一下,又拿出一根火柴,把火柴头扳掉,往灯油里浸了浸,闻了两下。
没问题。
也只能没有。
——有光,不管怎样这都比身处在未知的黑暗里让人安心。
一本黑底烫金封面的笔记本,一枝羽毛笔。尽管油灯上的灰厚得仿佛已经积沉了几个世纪,桌面却干净得像每天都被人擦拭过——可以让罗德里赫看清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七零八凑的笔画让人觉得应该只是孩童随意的涂抹,根本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罗德里赫翻开笔记本,是他自己的笔迹。已经写了几页了,但却被什么人故意用水晕开了,无从辨认。只有最后一行能勉强看清。
是他最后一次的存档。
罗德里赫努力地想回忆起什么,大脑里却只有一片混沌的空白。他对这间屋子的设定并不清楚,只知道大概角色每次死亡后系统会自动消除他在木屋里记忆。在其他地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诡异设定。
所以——他不知道自己上一次是怎么死的。
还想再徒劳地多想着什么,罗德里赫却猛地被门外突然传来的拍门声吓得回了神。
又是什么东西?
砰砰砰整个屋子都好像快被拍得散了架,女人凄厉的嚎啕声能把人耳膜刺破,间或夹杂了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哭声笑声从同一个东西嘴里发出,说不出来的瘆人。
“救我——哈——开门啊——”
罗德里赫心里一慌,胳膊无意识地扫过桌面,油灯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火苗可怜巴巴晃荡两下,灭了。
有白烟窜起。
看惯了光明的眼睛一下子适应不起来黑暗,罗德里赫猛地什么都看不见,刚刚一直被自己有意无意忽视的头痛感也更加强烈起来。他刚准备再划跟火柴,却意外地发现拍门声停了,诡异的嚎啕声也渐渐小下来。
“不是声音小了,是远了,我的小少爷。”
背后毫无征兆地传来陌生的男声,不知道是罗德里赫是被刚才那么一吓也就不怕了,还是别的什么,居然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光可真是个好东西啊,外面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可最喜欢光了。”
罗德里赫慢慢转过身来,盯着对面陌生人猩红色的眸子,努力抑制着突然加剧的要把自己撕裂的头痛感:“阁下怎么称呼?”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我之前死这么多次……都是因为油灯?”
“不舒服吗?”基尔伯特忽然就笑了起来,毫不掩饰眼中的讥笑之意。
罗德里赫只觉得像有蚂蚁在头脑里爬,吞咬撕噬自己的每一条神经,四肢百骸深处传来的酸麻胀意让自己几乎站不住脚。他勉强用手撑住桌子:“你做的手脚?”
“我?本大爷什么都没做。连你自己都说了啊,因为油灯。”
“油灯能带来的可不止是光啊。”
空气里不知何时弥漫起一股难闻的糊味,让罗德里赫恶心地想干呕。
刺鼻的气体,带来不祥之物的光明,猩红色的眼睛。
点燃的油灯,女人的嚎啕,即将被打开的木门。
湿冷的雾气,腐朽发黑的地板,看不清字迹的笔记本。
受了诅咒的诡异木屋,黑暗里的吱吱声,永无止境的循环。
循环……
循……
……
基尔伯特往前一步,抢在罗德里赫像截没有生命的木头一样倒在地板上之前捞住了他。他低下头,撩了撩罗德里赫额上的碎发,小心翼翼把他平躺下来。随即基尔伯特歪了歪头,整个人都慢慢变得透明,消融在黑暗里。
木屋似乎又归于平静,只剩下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吱吱声兀自响着。

“这里……?”
罗德里赫慢慢站起身来,迟疑了一会儿,他摸出一根火柴,点亮了放在桌子上的油灯。
他没听到角落里基尔伯特轻轻的笑声。
END

关于这个油灯的设定,其实它点着本身是没事的,顶多有点头晕,但是光亮会招来一些奇怪的东西_(:з」∠)_不过点燃再熄灭后冒的烟就有毒啦【小少爷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台钢琴】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