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偏黑暗系30题/普奥】11.间谍

【话说最近补黑篮萌上一对冷西皮了啊有同萌日向x伊月的小天使嘛_(:з」∠)_好了扯远了这章文风简直矫情地得要死还不如上一篇做好心理准备……还有结尾有28个字的仏英戏份不喜欢的请选择性无视←_←反正各位尽情拍砖就好(ง •̀_•́)ง】

“弗朗吉你亲自出来送东西了?”

“你不也是吗,”金发的男人耸了耸肩,随即又不放心地环顾四周,掏出一袋白色的粉末,“最近那个小警察动作有点大。哥哥我自己送一是放心点,二是……”

“二是我们底下的马仔都被打得差不多了。”基尔伯特恨恨地瞪了一眼远处不知名的黑暗。

“粗眉毛最近下手简直准得可怕,简直就像在我们里面有眼线一样。”

“算了,在这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基尔伯特压了压帽檐,似乎无意接这话茬儿,接了东西,转身准备离开,“最近小心点吧。再排查一下,身边可疑的人统统做掉。”

“毕竟马仔打完了……下面就到我们了。”

天黑了,没有月亮,只有一两颗苟延残喘的星星在天上闪着点点的星光。

弗朗西斯望着基尔伯特离去的背影忽然闭上眼,也不知道为什么,叹了口气:“喂,小基尔,其实你已经猜出来了吧?”

身边可疑的人,也就那几个吧?

那个身影迟疑了一下,停住了,影子在灯光下拉的又瘦又长,基尔伯特慢慢转过头:“你觉得呢。必要的时候管好自己吧,放心,本大爷自己的事,不会连累兄弟的。”

噫,看来哥哥我猜对了。

不过……你自己放任祸患留在身边,哥哥我也救不了你喽。

这可是你自己决定的。

弗朗西斯苦笑一下,朝着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一个向东,一个往西。

基尔伯特进门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几乎没弄出什么动静。

客厅里面一片漆黑,旁边主卧的门关着,门缝里溜出几丝光亮来。

真是……他犹豫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

“嗯……没错……最近不太正常……你那边……总之多加小心……”门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多好,显然是里面打电话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基尔只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词句。

不太正常吗,我看最近大家都不正常——不管是警察还是自己还是这个有问题的小少爷。基尔伯特腹诽着,知道再听也没什么意义了,伸手,推开了房门。

“谁!”罗德里赫显然被吓了一跳,啪一声挂了电话,哦,该死的,很好,以这个角度基尔伯特看不见手机屏幕上的联系人。

“是我,”这个反应倒是在基尔伯特意料之中,随手把外套扔在床上,顺便揉了揉罗德里赫的头发,“在和谁打电话?”

“……朋友。”罗德里赫舔了舔嘴唇,没看他的脸。

基尔伯特当然知道这不是实话,没有再说什么。

“已经这么晚了啊,”罗德里赫看了看手表,“才回来,有什么事要办吗?”

基尔伯特本来想说去见弗朗西斯的,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小事而已。”

这样也好,我瞒着着你,你瞒着我,彼此以谎言相待,小心翼翼维持着那危险的距离。

想到这基尔伯特讽刺地咧了下嘴角。

罗德里赫本来就心虚,看见基尔给了自己一个不硬不软的钉子,垂下眼帘,淡淡地嗯了一声。

夜深了,卧房里的窗帘只拉了一半,有浅浅的光线透过来,大概是霓虹灯。外面在下雨,细细的雨丝像是揉进了粘稠的夜幕里一样,把原本就朦胧的灯光调和得愈发暧昧。

基尔伯特是被滴滴答答的雨声吵醒的。

不知道为什么,下雨天他总睡得不安稳。

罗德里赫睡在他怀里,温热的气息有规律地打在他裸露的胸膛上,黑紫色的发丝被灯光镀上一层宝石似的光晕。

也只有此时我才能如此不加掩饰地注视着你。

内心有声音在叫嚣着,你还在等什么?

警方的间谍是谁,不已经很清楚了吗?

你明明早已经发现了。

理智让基尔伯特赶紧动手,情感却一次又一次护住了罗德里赫。

罗德里赫天鹅一样修长又优美的脖颈此刻就毫无顾忌地暴露在基尔伯特的视线下。

基尔伯特的枕头下就有一把刀刃磨的闪闪发亮的刀。

迟疑着,左手一点一点往枕头下摸去,指间却在触碰到冰冷刀柄的那一刻猛地战栗起来。

我因为你而变得如此懦弱。

罗德里赫悠悠地睁开眼:“基尔?”

视线对上,基尔伯特知道这会儿罗德是完全清醒的。

“啊,小少爷,醒了吗,这雨声可真吵啊。”

啧,该来的总会来的。

基尔看着一身警服的罗德里赫有点想笑,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小少爷,这一身很适合你呢。”左手随意插在裤兜里。

罗德里赫没说话,右手慢慢按住腰间的手枪木仓。

这个大笨蛋先生的笑,可真刺眼啊。

照得他无处可遁。

罗德里赫掏出木仓,一点一点对准对面的男人。

夜空是死沉沉的黑,没有月亮。

眼镜上怎么有水汽呢,让我看不清这个大笨蛋先生的脸。

索性闭眼吧,扣动扳机的那一刻。

罗德里赫忽然想起前年局里年终一起去喝酒的时候,他们组的组长,就是那个粗眉毛的柯克兰,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喝的还是哭的,毫无形象地在酒店里嚷嚷着说爱情什么都不是,说一有什么工作啊责任啊砸下来它就是累赘。

仔细想想似乎是那阵子才确定下来弗朗西斯就是他们要找的家伙,哦,还有那个那个大笨蛋先生。

他没遇到基尔之前只当亚瑟喝多瞎说,现在一想说的可真对。

因为世界上比爱情重要的东西太多了。

月亮从不会因为谁而特别出现,这些在年轻时自以为锥心刻骨可以感天动地的爱情最后不过都是若干年后泛黄书页间抖落的碎碎星光。

当年从我们指缝间漫不经心遗落的星光,却化作了这段时光唯一的证物。

最后没入泥土,和已经不再年轻的我们一起腐朽。

天又闷又热,似乎要下雨。

枪声响了。

【END】

这章的标题其实安得有些勉强嗯……只是单纯地想写警察奥x(够了这韩剧一样的感觉)(划掉)最后结局算是半开放式,究竟谁开的枪挂没挂你们随意想象_(:з」∠)_不过嘛既然是毒贩子这个设定最后不会善终就是了x唔大概这个设定不止会在这一章出现,也许有空会再写点仏英番外……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