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书

斫取青光写楚辞

【纯双道墙七月产粮活动】流水四季

现代AU,流水账日常,万年ooc,纯糖x阿箐不是孤儿,双道一路顺顺当当谈恋爱……大概就酱_(:з」∠)_

流水四季

一、
窗外树上有很多蝉。
它们大概都是认识的,约好了一起开口一起闭嘴,一阵一阵的蝉鸣便毫无征兆地响起又结束,如同海潮涌起再落下。隔着一层玻璃窗一层纱窗,带着满身暑气,来势汹汹不容抗拒地闯进人耳膜。
阿箐裹着被子缩在凉气充足的空调间里,拿着手机不知在戳什么。听到开门声她“啪”按黑了屏幕扔下手机,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某些尖耳朵大尾巴的犬科动物:“表哥。”
“别躺着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知道啦,我这不是把手机给关了嘛……”她心虚地笑了两声,随口接着问道,“学校开会回来啦?”
夏蝉随着白昼变短,愈嚷愈凶,离日历上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下午晓星尘被揪过去开班主任会,阿箐才极不情愿地从浑浑僵僵的假期中醒过来。随即又下定决心——要抓住假期的小尾巴,好好虚度一把光阴。
“这回升初三,要大改老师配置?”
“嗯,我们班倒没什么,微调。”
“比如?”
“我想想……政治老师换了,好像是今年才调过来的那个……宋,宋岚?”
“欸这名字耳熟……原来白雪的那个宋老师?”
“哦?你消息很灵通啊。”
“不是啦……我有朋友在白雪上嘛,就听她念叨政治组有个宋岚老师怎么怎么帅,只可惜……好像面瘫不会笑?”
“……阿箐,背后这么说人家不好。”晓星尘伸手揉了揉小姑娘乱糟糟的长发,眼里却点点温和的笑意。
二、
他对自己这个表妹是上心的。
小姑娘从小放养长大,快手快脚,快言快语,伶俐聪明得很。后来阿箐进了晓星尘任职的Y中读初中,晓星尘怕她平时玩心大,父母又常年在外,实在顾不到阿箐,直接把她带在自己班上盯着,一路看到初三,小姑娘的成绩倒也不错。
阿箐与晓星尘住得近,一个小区前后的两栋楼,暑假里她一个人在家闷得慌,索性天天早上起了床就去晓星尘家蹭饭。看看书写写作业打打游戏,一天下来,和晓星尘吃完晚饭再悠哉游哉晃回家。若不是这么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在晓星尘家过夜实在不合适,只怕阿箐就要在他家里打地铺住下了。
于是又一个夜空澄澈,明月高悬的美好夏夜,阿箐舒舒服服喝完碗里最后一口绿豆粥,无不遗憾地说:“表哥,我要再有个嫂子多好啊。”
“你想想,这屋里如果有个我能喊姐姐的人,”没等晓星尘接话,阿箐继续一本正经地瞎扯,“我不就可以光明正大住你家了吗?多合适。不然这月黑风高的,我一个小姑娘家,走夜路回去,也不安全呀。”
我要真有了女朋友,那不是更不合适了?
晓星尘沉默半晌,还是咽下了这句话。
出门时,阿箐想了想,又善解人意地补充道:“表哥你若想交个男朋友,也是可以的。”

好不容易送走这尊大神,晓星尘洗完澡,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天花板,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是好几年都没有谈恋爱了。
三、
晓星尘这样的,暗地里自然是不少姑娘芳心暗许的对象。从上大学以来,也不温不火谈过几次恋爱,只是最后也都不温不火地分了手。到后来实在没有感觉,干脆就不谈了,惹得办公室里一群阿姨嗟叹不已: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一年年地就是单着呢。
这么想来,竟是连阿箐都看不下去了。
他笑着在心里骂了一句“小丫头片子”,顺手拿起手机准备再唠叨她两句别熬夜。恰好这时手机上的呼吸灯闪了闪,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请全体初三老师明早8:00,至行政楼二楼会议室准时参加会议。”
四、
离小鬼头们开学还有两三天,各种繁琐的会议却已经接踵而至。开学工作啦,纪律要求啦,实在烦人。晓星尘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找个地方坐下。
旁边坐着的人晓星尘不太眼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Y中不算小,这两年教育局为了义务教育阶段“均衡教育”,各个学校师资流动也大,不认识实属正常。
不过旁边那个人相貌实在扎眼,晓星尘忍不住多看一眼。当真是眉眼如裁,气质绝佳。出挑是出挑,就是看着不免太冷淡了些。这么想着,晓星尘无意扫过那人手里的工作记录的封面,愣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
封面上赫然是“宋岚”两个字,方折俊丽,笔力深厚。
阿箐那个朋友……形容得倒是很到位嘛。
“宋岚老师吗?好巧,我是今年和您搭班的晓星尘。”
身边白衬衫的男子笑起来眉眼弯弯,眸光敛进一片星辰璀璨。
恰似明月清风入怀。
很久很久以后——那时宋岚已经从别人口中“那个教政治的”变成宋教研、宋主任,每每回想起这个画面,他脑海里依旧会固执地蹦出一个不太恰当的词来:
“一见钟情。”
五、
几个校长几个主任轮流上台过了一遍,等散会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半。这个点回家做饭未免也太麻烦,晓星尘转头:“宋老师,一起去食堂吧?”
宋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哎呦蓝湛我没看错吧,小师叔旁边坐着的那个是宋岚?”
“怎么了?”
“哦对,他新调过来的,你还不熟。宋岚这个人吧……有点洁癖,白雪那边食堂那么干净,他都不怎么去,我们学校这个油腻腻的大锅饭真难为他了啧啧啧。怎么突然转性儿了?”
“不过吧,就我说,白雪那个食堂我也去过两回,干净是干净,菜也好看,可是中看不中吃嘛,太清淡了,没意思。”
“我记得蓝湛你也经常去白雪那儿听课吧?清汤寡水,倒是很适合你的口味。”
“食不言。”
他胡乱敷衍地嗯两声,看着大把大把金粉一样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把蓝湛颜色浅淡的眼睛都染上点点暖意。他忽然就笑起来,放下筷子,撑着头道:“食堂今天菜寡死了。中山路那边新开家海底捞,晚上你带我去呀?”
“好。”
六、
不管情不情愿,都是要去开学报道的。
中午阿箐也懒得回家,跟晓星尘在教工食堂蹭完饭后,一头扎进语文组的办公室。
嗯,有空调。
下午算正式上课了,阿箐心满意足趴在晓星尘桌上睡完午觉,刚走出门就看见站在走廊上和人聊天的晓星尘。睡觉时有些压到眼睛的缘故,阿箐眼前还有些发糊,也没注意旁边那个黑衬衫是谁,匆匆喊了一声老师好就跑开了。
语文组政治组的办公室相邻,门前走廊外有一株五层楼高的白玉兰。夏末时节,绿叶欣欣,午后阳光清亮,愈发显得那叶子颜色温润,仿佛碧玉一般。
“刚才那个就是阿箐?”
“嗯,小姑娘平时政治一直不太好,初三了,还麻烦宋老师多照应。”
“自然会的,”宋岚应了一声,略一停顿,似乎在思索什么,最后还是说道:“其实……不必喊得如此客气,直呼其名便是了。”
出口又觉得这话终究不妥当,怕晓星尘多想,正在斟酌着开口,那人却已顺顺当当笑着接道:“那叫子琛可以吗?”
他一愣:“你如何知道的?”

七、
“哇……又来了!你你你,听清楚晓老师喊的什么了吗?”
“宋岚?不像啊那个发音。”
“……喊的子琛。”
“啊?”
“琛宝的琛,斜玉旁的那个。”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是个啥呀?宝哥哥的意思吗?”
“是宋老师的字啦。”
“还取字?厉害了我的岚哥。”
“我以前看见《拂雪》上有个诗词鉴赏专栏,作者叫宋子琛,不会就是宋老师吧?”
“对的哦。”
“哇,看不出来啊。”
“什么看不出来,我们宋老师,那个气质!那个颜!那个突破天际的大长腿!岂是凡夫俗子!
“知道了知道了,难为你天天往政治办公室跑,话说宋岚那个冰山脸哪里帅了?”
……
八、
夏天一晃也就这么过去了。
凄凄冷冷一阵秋雨后,等桂花开过两遍,就算是到冬天了。
吃完午饭,填饱了肚子后,浑身乏意全涌上来,最让人觉得睡意昏沉。窗外天阴阴的,掉光了叶子的银杏枝桠在朔风里颤动。不知道何处的杜鹃“布谷布谷”叫着,声音喑哑,由远及近地一声声传来。这节午休给的英语,晓星尘被英语老师拖过来看班。阿箐低着头,密密麻麻印满蚂蚁小字的试卷无疑是一剂有效的安眠药。她强撑着拿了枝黑笔歪歪扭扭填空格,写着写着从cut写成CaO,她毫无自觉地继续凭着直觉瞎涂。
宋岚路过他们教室时看到临窗坐着的阿箐,有些哭笑不得地曲起指节,轻扣示意。
阿箐埋着的头猛然像见鬼一样抬起来,瞌睡虫被赶得干干净净。
前面备课的晓星尘循声望去,略带责备地看了一眼阿箐,随即喊住宋岚:“子琛,等一下。”
他从一叠大大小小的教材里抽出一本茶色封面的线装本,走出门交给宋岚:“多谢子琛了。我本来是随口一说,你却还真替我找到了,如此麻烦你,实在让我……”
递书的时候两人指尖相触了一下,彼此体温的热度穿过冰凉的空气,电流一样顺着血管一路麻酥酥地传遍全身。宋岚莫名其妙觉得耳根一热,不着痕迹地移开手,却不是因为洁癖。
“小事而已,不必言谢。”他微微颔首,“你若对此类旧书感兴趣,我家中还藏有一些。”
晓星尘脸上笑容更盛,带着几分欣喜点了点头:“那我以后,可要多叨扰子琛了。”
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朝自己望过来,一时四目相对,刚才那种面红耳赤、心慌意乱的感觉重又浮现出来。宋岚不自然地咳了咳,嘴角微微一勾。

阿箐一抬头,刚好看见宋岚笑了。
阿箐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后来宋岚和晓星尘去挑对戒的时候也是冬天,外面落叶萧萧,车马阑珊,店里却是暖意撩人,橙色的壁灯下各种宝石光彩夺人。晓星尘在某个柜台前停了一会,转头对宋岚道:“子琛,这对怎么样?”
还是那双亮晶晶的带着笑意的眼睛。时光流转,岁月无言,凝视彼此时悄然萌动的情愫依旧不改当年。
宋岚没看戒指,却看着晓星尘的眼睛,认真回答道:“嗯,好看。”

九、
新年的时候有个三天小长假,哪管作业再多,总有人呼朋唤友准备出去浪。晚自习简直没法上,一个个心思浮得飞起,纵使宋岚一张冷脸压着,大多数也只是人在魂不在地走着神等下课。
“唉……这些小鬼头。还没到下学期呢,这么沉不住气?”晓星尘颇为无奈地一扶额,随即又像赶苍蝇似的摆摆手,扔下这个话题,“子琛,你这个新年有事吗?不如一起出去吃个饭吧,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出去玩了。”
后来宋岚又“凑巧”有他们定的餐馆旁边电影院的会员卡,于是两个人吃完晚饭,顺便再去看了一场电影。千篇一律的标准套路剧情,女主的傻甜白演技,两人都没有看得多专心,晓星尘更是一心一意对付手上的爆米花和芒果冰淇淋。到结尾,男主女主开始“你走啊!”“我不走!”时晓星尘终于忍不住了,“噗嗤”轻笑出声。视线转向旁边的宋岚,那人神情不变,眼中却亦带两分笑意。
“唉……如此佳人,若换作我,是实在消受不起了。”
“哦?那你中意什么样的?”
“照我看……子琛这样的,就很好。”
“……星尘。”
“开个玩笑嘛,子琛不要见怪啊。”
十、
新年的小长假后一个个就开始盼春节了。
朋友圈里有个小问卷说:“这一年里你最开心的事情有哪些?”
晓星尘想,一定有一条是“认识子琛”。
期末考试阿箐考得还算可以,政治出乎预料地上来了。晓星尘一开心又请宋岚去吃了一顿饭。
这回没出去,再带着一个阿箐,三个人就在晓星尘家吃的。
豆腐皮,松花蛋,隔壁蒋记的卤牛肉;红烧面筋,清蒸茄子,再加上一大碗黄芽菜炖羊肉。最后还有一锅玉米糁儿粥,旁边是腌得出油的高邮鸭蛋。
碗里的热气把窗玻璃熏得雾蒙蒙白茫茫一片,一碗粥下肚,从头暖和到脚心。
这才是要过节的样子。
春节过完后,也就开始中考倒计时了。
十一、
下学期一开学,其他人还没觉得什么,先把老师折腾个半死。
教育局发了一个全国教师认证的通知,限时到几月几号。一个个填表的填表,传视屏的传视屏。可怜小小一个官网挤了这么多人进来,根本传不上什么东西,眼看日期越来越近,办公室里老师的日常就变成了白天上课,晚上调着凌晨三点钟的闹钟起来开电脑,六点的时候再匆匆跑到学校去上早读。几个晚上折腾下来,事情没有办完。晓星尘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倒先挂了几层。
午饭吃完,晓星尘飘飘忽忽从食堂出来往办公室走,下楼的时候脚一绊就要往下栽,被迎面走过来的宋岚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宋岚看着晓星尘干裂发白的嘴唇,皱了一下眉:“我听你今天早上声音就有些不对。”
“啊……昨天晚上等上传的时候睡着了。这么睡了一夜,可能有点感冒,没事的。”
宋岚眉头皱得愈深:“吃药了吗?”
晓星尘一开口只觉得喉咙里有砂纸在磨,咳了两声才勉强答道:“晚上下班买吧。”
宋岚松开扶在晓星尘肩上的手,看了他一眼,似欲言又止,最后只是低低说了一句:“早春天气乍暖还寒,你……别穿得这么单薄。”
下午晓星尘乘三四课和学生跑操的空闲溜回办公室伏一会儿,刚走到办公桌旁边就看见桌上摆的感冒药和消炎药,下面压了一张纯白的便签:“按时吃药。”昏昏沉沉的头脑好像忽然好受了一点,晓星尘拿起便条,指尖抚过劲瘦清俊的四个字,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一抬眼仿佛看见一个人立在窗边的修长身影。
十一、
英语口语和体育中考忙完之后就是一模。市里一直有个推荐生中考加十五分的规矩,各个初中先依据一模成绩拨学生去市一中考试,最后名额由两次分数决定。
晓星尘脸色一模考完之后就不太好——或许是还没从口语和体育考试里缓过来,或许是对这次一模太有信心,要么是太没信心——总之,晓星尘觉得班上一模时状态不对,很不对。市里统一阅卷,分数出来得比平时还要晚几天。从星期二提心吊胆等到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晓星尘手机响起来。
他刚准备挂,看是宋岚,犹豫一下还是接起来:“子琛?”
“政治分数出来了。”
“嗯。”
“不太好。”
“我知道。”
班上原本悉悉索索说话的声音瞬间矮下去,只剩下细微杂乱的呼吸声。
“行了,我在上课,呆会儿再说吧,子琛。”
吃完晚饭总分就传过来了,宋岚推门进去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点,办公室里只有晓星尘一人。暮色即将烧尽,一片昏暗,笔记本屏幕的光反射,把晓星尘的脸照成蓝幽幽一片。
“你别急。”
“阿箐比上回月考掉了一百多名,其他人更不谈了,”他抬起头,“子琛,这回一模的十五分我们班不提。一模过后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中考了,新课程结束考试,月考,一模,一次比一次掉,这个状态该怎么办?”
今年晓星尘第一次带初三的班主任,此时心情可想而知。宋岚不语,似乎怎么开口都不合适,只是陪着晓星尘无言站在那里。
天边的云霞由金红一点点变成暗紫,最后再归于一片无言的浓稠蓝黑色。沉默良久,晓星尘哑着嗓子开口道:“对不起……今天是我太急躁了,我……”
宋岚难得不等他说完就摇头打断道:“不必说这些,本来就是我该与你一起承担的。”
晓星尘张张嘴,想说一声谢谢,却没有说出口。
十二、
不管怎么说,一模分数出来之后,阿箐一个班结结实实被各科老师轮流轰炸一遍,炸得再飘的心都沉下来,安安静静捧着书刷题复习。
掐着指头数着的四十几天,随着漫天飞舞的白花花的卷子流水一样哗啦啦过去了。
中考之前那个晚上,半夜十一点阿箐打电话给晓星尘,满口晓表哥晓老师简直不知道叫什么才好:“要中考了?”
“嗯,明天要考试了。”
“我……”
“快去睡觉,没事的。”
“睡不着……”
“睡不着就数星星呀,一颗小星星,两颗小星星,三颗小星星……”
手机里传来女孩子咯咯被逗笑的声音,笑声银铃铛一样乱摇:“我知道了。晚安。”
“晚安。”
第二天上考场之前阿箐跑到晓星尘面前:“晓老师!”
晓星尘轻轻笑起来,伸手抱了一下阿箐:“一定能考好的。语文也是,其他学科也是。”
怀里的小丫头用力点了一下头。

出分数那天晓星尘在学校,阿箐几分钟来一通电话,紧张兮兮地问他分数查到没有。
他还是笑着说:“肯定能考好的。”
分数出来了。

十三、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阿箐父母千里迢迢赶回来请了几个老师一桌谢师宴。
酒桌上晓星尘自然是被灌得最多的,白的红的啤的一起上,晓星尘神志倒还清醒,只是原本白净的脸上已经泛起一层桃花色。
“子琛,我敬你。”
两个人相邻而坐,举杯,玻璃杯相撞,里面透明的酒液翻出几朵小浪花。
宋岚心里一动,仰头灌尽杯中酒。
他本来是不怎么喝酒的。
十四、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宋岚和晓星尘去了一趟凤凰古城。
站在雪桥上,远处青山连绵,一轮夕阳斜缀在其上。虽然依旧暑气闷人,却毕竟已经立秋了,天空高远澄净,几缕闲云悠悠,脚下便看得见沱水滔滔,映着粼粼细碎的金光。

晓星尘望向旁边那人,似乎永远是那般立如苍松,孤傲冷清的模样。 再走两步就是古城墙,站在虹桥口, 他努力作出一副随意的口吻,笑道:“子琛,我刚才听旁边的小姑娘说,这虹桥……”
说到一半,顿了一下,定了定心神才继续说道:“若是能牵着心爱之人手一起走过这虹桥,那便能一辈子幸福美满、白头到老。我……”
心如擂鼓。
初秋阳光打在身上犹有几分滚烫,汗珠顺着后背骨碌碌滚下打湿薄薄的衣衫。他死死盯着脚边一块缺了一角的青砖不敢抬头,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这阳光灼伤。
如果……
垂在身侧的手被人轻轻执起,晓星尘犹带几分惊疑地抬起头,正对上那人冰消雪融般地轻轻一笑。
“那便走吧。”
从桥头到桥尾,短短几十步路,却走得有如一辈子那样漫长。耳边人声嘈杂全然与他们无关,只剩下十指相扣的两只手。
走完最后一步路,宋岚轻轻抬起那只手,低下头吻上晓星尘指尖。
“我亦心悦你。”

十五、

流水光阴,如歌四季。

余生,当与你一起走过。

END

混在一堆大佬里面我好虚啊……遁x

 

评论(14)

热度(62)

  1. 听风星河梵书 转载了此文字